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前沿 >
被滥用之后 生物降解的内在究竟是什么?
编辑:VG 来源:北极星环保网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9-01-24 13:43

随着塑料垃圾带来的环境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对于塑料袋和塑料包装等替代材料被不断提出,其中被提及最多的当属生物基包装或者袋子,被提及较多的是可降解材料,包括聚乳酸。那么可降解材料,尤其是当下在我们国家的应用是什么情况,对我们的垃圾管理会出现哪些影响,如何与垃圾分类结合。

我们邀请了从事生物降解材料,聚乳酸的生产商在「垃圾分类一起行动,迈向零废弃」微信群对这种材料做详细解说。基于分享后的整理,我们也想提醒读者,可降解材料如果还是一次性用品,还是用完即抛的使用方式,根本无法解决我们当下的一次性塑料垃圾问题;同时,可降解材料对垃圾分类体系有较高要求,如果没有垃圾分类和工业化堆肥厂做保障,可降解袋子和包装无法实现循环再生,还是无法逃避其成为垃圾的命运。所以,对于我们面临的塑料垃圾污染和问题,我们更加应该从源头控制的方向努力,不断禁止一次性塑料用品的应用。

分享者 | 吴庆伟

2007至2018 期间,吴庆伟历任中国聚乳酸产业领导企业海正生物的销售工程师、供销部经理、销售总监、总经理助理等职务 。近期刚辞职走上自主创业之路。

海正职业生涯里,吴庆伟在中国及全球主要发达国家推广生物降解材料聚乳酸(PLA)及其下游制品,打破了发达国家聚乳酸材料市场垄断。通过同时管理十数个下游应用项目,将中国国产聚乳酸材料市场容量从0推动到年消费量近15000吨水平,对中国生物降解材料行业的发展起到一定引领作用。在全球塑料垃圾污染日趋严重的形势下,为塑料产业的升级转型提供了多套可行性方案。目前也算是是生物降解材料行业影响力较高的推动者。

生物降解大家经常听到,这个概念会受关注,我想是因为人们迫切希望找到一条解决塑料污染的路径,而生物降解似乎是一条大家都比较认同的路径。但是迭代到现在,到底什么才是生物降解材料,怎样才能让这个材料及其制成的产品能为解决塑料污染提供些帮助?这里有很多疑问。在此,我会从我的角度认真地给大家做些分享。

01 降解材料

降解材料,是指在使用和保存期内能满足应用性的要求,使用后在特定环境条件下又能在较短时间内发生化学结构变化,丧失材料使用性能的一类材料。降解材料,分为普通降解材料和生物降解材料。生物降解材料,是指在堆肥条件下,通过微生物的作用,180天内可以转化成二氧化碳和水的降解材料。

不是所有的降解材料都是生物降解材料,比如光氧化降解塑料,就不是真正的生物降解塑料,但是这种光降解材料,却又是最早普及降解概念的,大概六七十年代就有了。

光氧化塑料,是普通石油基塑料中,加入一些能与太阳光作用而引起石油基塑料分子链断裂的添加剂,因此能在光作用下变成塑料碎片。这种降解存在比较大的缺陷:第一光降解并不能真正实现降解,第二它降解成的塑料碎片,在环境中残留对植物、微生物是有非常严重的影响,同时也产生了微塑料。

光氧化塑料,它的添加剂加到传统塑料里之后,成本增加不多,早期有很多人在尝试使用。但是一些非常认真的农业专家、材料专家发现,在使用这种材料后,产生的塑料碎片对环境有实质性的危害,所以逐渐被主流市场遗弃,甚至受到欧盟政府机构的明令禁止。现在市场提这种降解材料的人不多,如果有,也是一些相对欠发达的地区,或者一些不是非常正规的企业,因为真正求发展的企业,都知道它存在的问题。

第二类生物塑料,叫做破坏性生物降解塑料。这类破坏性生物降解塑料是将天然物质,如淀粉、小麦粉、稻谷粉或者竹纤维之类的有天然外观的东西,加到传统的塑料里面去,来实现所谓的生物降解。虽然天然物质能降解,但剩余部分的塑料仍是塑料。所以说,这类破坏性生物塑料不是完全生物降解塑料。有人说它叫部分降解,但部分降解才是真正的危害所在,因为所谓的部分降解指让天然物质降解,让剩余的石油基塑料被破坏了,反而丧失回收价值、使用价值。在大自然中逐步老化,又成为塑料。

它的危害和刚才讲的光降解塑料是相似的,它让传统的石油基塑料变成碎片残留在土壤中,导致土壤板结、微生物死亡、水土流失等等。这个材料有个更可怕的地方,是因为它看起来很环保甚至闻起来很环保,比如一些淀粉基的生物塑料闻起来甚至有淀粉的清香,很舒服,让人误认为这是真环保进而大肆使用,但恰恰它不是。

90年代初破坏性生物降解材料曾经非常风光。被认为是替代光降解材料的一类新材料,甚至引发全球各地产业界一阵狂热投资,中国也有很多企业杀入进去。一些不法厂商为了争取订单,甚至将他宣传为100%生物降解误导消费者。更有甚者,为了获得国外的一些权威认证,还采用这种欺骗的手段,掩盖这些塑料中存在的石油基塑料的真相。但是国外比如欧美国家的法律是很严格的,一旦被发现,他们的认证就会取消。所以目前这些材料行不通。

虽然在国外权威认证的监督下行不通,但实际上这些材料在中国市场甚至全球很多市场还是大行其道,因为将天然物质加到塑料里面,一定程度上还节约了材料的成本,还可以打着生物降解的概念,增加它的附加值或者价格,利润空间相对传统塑料会大一些,所以很多人仍然在误导消费者,在监管没到位的情况下,很多消费者因此上当,环境也因此受到一定程度的污染。当然,这些污染跟全球7000万吨塑料垃圾的数量来比并不大,但它本身是有问题的。

02 可堆肥生物降解材料

那有没有哪种材料是真正的生物降解材料?它存在吗?这个材料是真实存在的,叫做可堆肥生物降解材料。

简单说,真正的生物降解材料必须是可堆肥的。那些在太阳光作用下,通过风吹日晒雨淋就能实现降解的,不是真正的生物降解材料。从定义上讲,真正的降解材料必须是在堆肥条件下,通过微生物作用,180天内完全转化成二氧化碳和水的材料。这个180天是人为规定的,为什么要半年?因为它需要跟厨余一起处理。三百天五百天处理难度较大,所以人为做出这个规定。实际上根据材料厚度的不同,堆肥降解时间也会不一样。如果是塑料薄膜,三五十天就可以完全降解,如果做成比较厚的注塑产品,可能真的需要180天,甚至还不够。

可堆肥的生物降解材料分为两类,一类是生物基的可堆肥材料,另一类是石油基的可堆肥材料。生物基可堆肥材料又分为直接来自植物的材料,比如说来自于纸浆、聚乳酸(PLA)、脂肪族聚酯(PHA),以及天然物质与上述两类聚合物的共混物等。石油基的可堆肥材料,来源于石油,比如聚对苯二甲酸丁二醇酯(PBAT)、聚乙二醇(PCL)等等。

可堆肥生物降解材料也存在缺陷,因为它对堆肥设施有依赖,最适宜的条件是60℃(40℃-80℃都可以),90%湿度的条件下才能迅速降解。但在自然环境下,尽管最终仍然能完全降解,但至少需要数年时间。在低温、干旱或微生物不活跃的条件下,降解时间则需要更长。比如在北极,埋几十年甚至500年我估计都在,当然我没埋过,只是主观臆断的。

光降解和破坏性生物降解材料并不是我们所需求的,那哪种生物降解材料是比较成熟,更适合进入市场的呢?我给大家介绍一种运用比较广泛的生物基生物降解材料,叫做聚乳酸。

03 可堆肥生物降解材料的应用

在介绍聚乳酸之前,我补充一些可堆肥塑料方面的应用。

可堆肥材料在欧美一些国家政府,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可。比如美国加州、纽约州、西雅图、旧金山,可堆肥材料已经是成功落实零废弃项目的一个重要途径。加利福尼亚州法律(SB-567)还禁止「销售带有生物可降解、可降解或可分解标签的塑料包装和塑料产品」,以避免误解或堆市场有意的误导。

可堆肥塑料的使用使生物废弃物的单独回收变得更有价值,帮助转化更多有机废弃物,不被填埋。在欧洲一些国家,比如荷兰、德国这些堆肥设施比较完善的国家也已经立法,规定厨余垃圾必须进行堆肥处理。据我了解,在德国有400多个堆肥场,他们推行可堆肥塑料是完全可行的。

在中国,堆肥仍然处于萌芽,或者说还处于争论阶段。去年我到北京马家楼环卫站参观,跟他们沟通探讨。像北京一天有四万吨垃圾的大城市,堆肥场没几个。所以要让生物降解材料进行堆肥的大前提,首先是要解决厨余垃圾堆肥问题。简单来说就是让可堆肥材料跟厨余垃圾一起进行堆肥处理,而不是单独为可堆肥材料设计一套系统。可堆肥只是为了解决厨余垃圾问题,比如说外卖餐盒,你吃外卖吃到一半,里面有剩菜剩饭,如果餐盒是可堆肥的,就可以将这些剩菜剩饭和餐盒一起扔到厨余垃圾处理装置里共同堆肥。

但这还很遥远。咱们中国,一定程度上来讲,食品安全问题尚且没解决,厨余垃圾处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4 聚乳酸的发展机遇及其特性

聚乳酸是以乳酸为原料聚合得到的聚合物,乳酸的原料来自于玉米、木薯、蔗糖等农作物。聚乳酸产品废弃后在堆肥环境下可100%生物降解,实现源于自然、归于自然的生态碳循环,因此是理想的绿色高分子材料。

跟大家分享一些数据,分别是:全球塑料用量,欧洲塑料用量和全球生物塑料用量。


橙色部分代表的是全球塑料用量——五亿吨,其中欧洲塑料用量大概一亿吨,但全球的生物塑料产量仅为图中右下角泛绿的那一点点。生物塑料还有30多个品种,聚乳酸只占全球生物塑料的5%,也就是聚乳酸全年全球产能20万吨。只是一个星星之火,要替代这个量达五亿吨的塑料遥遥无期。

但是有一项重要的政策改变了这个格局。2017年8月,国家颁布的《禁废令》,导致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废弃塑料短期无法处理。欧盟因此紧急颁布了塑料策略,宣布2022年之前禁止使用一次性非降解塑料制品。全球颁布类似政策的国家还有67个,这为生物降解材料带来了巨大机遇。以我研究的聚乳酸行业为例,我们之前15年做得很辛苦,产能只有15000吨,而且年年产能有剩余。由于《禁废令》,生物材料产能及市场突然间爆发。

聚乳酸是相对比较成熟,应用比较广泛的全生物降解可堆肥塑料。这个材料除了生物降解特性之外,还有几个不同的特点。

其中一个重要的特性是,聚乳酸是食品接触安全性更高的材料。它的单体是乳酸,乳酸是一种食品添加剂,酸奶、化妆品或调味品里面都存在乳酸。它本身的安全性等级比用石油单体做出来的材料更安全。而且聚乳酸在六七十年代是医用材料,用于手术缝合线、固定骨棒等,后来因为工艺突破,成本降低,才进入民用的行列。

其次,聚乳酸是生物基的材料,它来源于植物。其中较常用原料是玉米、木薯和蔗糖。将玉米、木薯等农作物提成淀粉,通过发酵变成乳酸,再通过化学聚合成为聚乳酸,是一种生物基原料比较明确的材料。

再次,聚乳酸材料的低碳性。所谓低碳,指的是二氧化碳消耗量或者释放量相对较低的概念。比如某个材料,在它生产到消亡的整个生命周期,从单体、聚合、运输、储存到使用的整个过程中,吸收和排放二氧化碳总量合计起来,通过对比,如果它是塑料材料中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相对较低的,我们称之为低碳材料。

以聚乳酸为例,从玉米或木薯种植开始,到葡糖糖提取、乳酸发酵、聚乳酸聚合、一直到聚乳酸产品加工的过程中,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数据是,一公斤的聚乳酸膜所释放的二氧化碳量大概是1.274公斤。做个对比,制作一公斤PET材料矿泉水瓶,要排放4公斤二氧化碳。制作一公斤PP材料洗发水瓶大概要排放2.5公斤。

最后就是聚乳酸材料的降解堆肥特性。在堆肥环境下,能够百分百降解生成二氧化碳和水,不污染环境。以江浙沪一带为例,一般两到五年可以降解,其他地方因气候等因素而各有不同。在实验室里,我们有一些比较明确的数据,比如0.3毫米厚的聚乳酸片,六周之后肉眼看不到。当然看不到不等于降解,六周是不能完全降解,需要时间。

05 聚乳酸的生物降解及其来源

给大家分享两张检测报告图,这是国家塑料制品检测检疫中心在生物降解实验中截取出来的数据。这个实际是根据国标GBT20197-2006生物降解材料的定义、分类、标识及其测试方法测试,而国标则是参照美国ASTMD6400订立。

大家看到两条曲线,第一张图,使用聚乳酸材料跟纤维素做对比,通过二氧化碳释放曲线,来测它的生物降解率。这个实验数据显示,大概在105天左右时,生物降解材料的降解率就可以达到90%左右。

测定二氧化碳的方法则是依据ISO14855, 试验中由于后续二氧化的释放量较小,测试误差比较大。所以一般测到105天,如果生物分解率超过60%,实验就可以终止,会判定是属于什么材料。当然,会跟天然物质,比如木质素做对比。如果两条曲线基本吻合,而且105天时又超过了60%,基本上判定是一类真正的可降解材料。

聚乳酸这一类可堆肥材料处理途径就只能进行堆肥吗?如果没有堆肥场,堆肥设施怎么办?实际上可堆肥材料除了堆肥处理,还有其他的处理方式,比如燃烧。跟塑料比,聚乳酸完全燃烧的产物是二氧化碳和水,不会污染。也可以进行填埋,虽然降解速度比较慢,但至少不污染地下水,不破坏植物生长,不浪费耕地。当然还有可以回收,不过回收的成本比较高。

在讲到聚乳酸材料来源于木薯、玉米时,很多人会问:人类粮食都拿去做高分子材料了,会不会影响粮食安全呢?这个问题大家很关心,当然这样想也是对的,如果我们真的没东西吃,必然是事先保证粮食安全,不可能先去做高分子材料对不对。但是从客观角度来讲,这个担心是多余的,我给大家分享几组数据。

这几组数据足以证明,利用植物淀粉生产聚乳酸材料,并不会影响粮食产业。全球玉米产量是10亿吨/年,其中80%用于饲料和燃料,做成燃料乙醇烧掉50%左右,饲料30%左右。用在粮食上大概仅有10%,约1亿吨。假设PLA产量每年200万吨,也就是消耗600万吨的玉米,占0.6%。我们的粮食产量大量过剩,现在中国还有2亿吨陈粮。除了玉米外,其他农作物,比如木薯全球年产量有3亿吨,60%的产量用在工业上,并不是人类粮食。

06 聚乳酸的应用

聚乳酸的应用,比较知名的是纸杯。纸杯里有一层膜,传统纸杯用的是PE膜,现在美国从西雅图星巴克开始,已经将PE膜换成聚乳酸膜,而且杯盖现在基本上用聚乳酸材料来做。

2018年吸管很火,全球都在去塑料吸管,聚乳酸吸管就可以用在这。比如说星巴克宣布2020年之前停售塑料吸管,中国的吸管大王就在做聚乳酸吸管。所以可堆肥材料主要是看跟什么东西处理,跟传统塑料一起处理肯定不行,跟厨余一起处理就没问题,跟纸一起处理也可以。

聚乳酸除了做一次性产品,也做一些其他产品,比如日用品,中国有个比较知名的品牌「谷的家」,就用聚乳酸做成日用品,做成日用品并不是为了降解,是利用聚乳酸材料高食品安全性。同时,聚乳酸材料有很高的强度,敲起来好像陶瓷一样,以及高光亮性,比其他塑料亮很多。这类聚乳酸产品在中国市场上也可以随便买到,运用的虽然不是其生物降解性,但用完数年,最后废弃,比传统塑料的危害肯定小很多的。

另外还有在3D打印耗材上面的应用。图片上展示的月球灯,就是用聚乳酸材料打印的,这类打印叫做FDM3D打印,它的耗材90%以上是聚乳酸材料。因为聚乳酸材料打印时不但没有臭味,还有甜甜的香味。另外,它的尺寸稳定性很好,不容易变形,收缩率小。当然聚乳酸材料打印出来的模型废弃了,也可以降解。

聚乳酸材料的应用还有可以用在纤维上,做丝巾、茶叶包装、尿不湿、薄膜、窗口膜等不同用途。

07 全球可堆肥相关标准及认证

目前全球各堆肥的相关标准和认证机构大概就在这张表格里面。

像欧盟的认证标准是EN13432,那么他认证机构呢,德国一个比利时一个,认证机构为AIB VINCOTTE和DIN-CERTCO。这两个认证机构在全球有一定知名度,大家如果从事相关产业的话可以通过他的标准去认证。在中国,我们也有标准GB/T20197-2006,但是很可惜,我们没有标识。美国的标准DSTMD640,认证机构BPI,日本的标准JIS K 6953。在澳洲、韩国都有,这里不一一罗列。他们都有相关组织机构去认证。也就是说,根据相关标准去做实验,实验达标拿实验报告去申请认证,认证通过才可以颁发证书。

认证费用挺高的,16500欧元,十几万人民币。一般的小企业都很不愿意去做,而且全球比较知名的一家是在德国,小企业觉得不方便。不过实验室并非认证机构,中国也有实验室,我们国家塑料制品检验中心可以做,但中国的实验室,很多人不愿意相信。

这种实验室做一个实验,要分不同的步骤:第一步送去的样品要分析它的化学成分,通过分析红外光谱,检测到底是什么材料。比如送过去检测的材料说是百分百聚乳酸,实际上在里面混了其他东西,化学成分一分析就知道。这个分析成本不高,700多欧元,大概六千多人民币。

化学成分分析结束之后,第二步就是崩解实验,也就是材料从大块到小碎片的过程。这个过程一般进行三个月,材料要从10cm×10cm的大块,变成至少3mm×3mm的小碎片,才能认定通过崩解实验。

通过崩解实验,会进行第三步的生物降解实验。把那些3mm的小碎片通过微生物的作用,通过二氧化碳收集,分析它的生物降解率,也就是前面给大家分享的那两张表格,测试材料跟纤维素比,多少天能够达到多少生物分解率。这个实验时间大概六个月左右。

最后即便生物降解检验做完符合要求,认定材料是百分百降解。仍然不能颁发证书,还要通过环境毒性实验。降解最直接的还是对土壤的影响。如果降解残留了有害物质在土壤中,那样的降解毫无意义。所以,全球各种认证标准,又规定第四步叫做环境毒性实验,就是验证那些生物降解以后,对环境有没有毒害。进行植物种植检测,比如添加堆肥的和未添加堆肥的两个土壤,各拿十组出来种不同的小青菜,看植物的生长情况到底有没有影响。只有在环境毒性这一关也过了,才能拿到认证。一般的光氧化降解塑料、破坏性生物降解塑料是绝对无法通过检测,所以说这比较权威。

除此之外,一些生物基材料也不能随便宣称是生物基,因为生物基也是可以检测的。生物基含量测试用到了同位素——碳元素半衰期的方法来测定生物质含量。碳14衰变成碳12,一般是5600年一个衰变,如果某个材料通过测试都是碳12,结果基本上就是化石碳。生物碳的测试标准,美国是ASTM D6866,中国也有标准。例如测聚乳酸,一般你测试出来的报告一般是94%或者99%的生物基含量。实际检验结果只要满足在80%以上的生物基就是最高级别了。所以生物基也是有权威的标准和方法去验证。

08 问答

问: 没有堆肥条件, 聚乳酸废弃产品(在江浙沪的自然条件下)要2-3年才能完全分解为CO2 和 水。 这之前降解成什么? 不完全降解中间产物是什么? 为什么说不污染环境?

答:聚乳酸在没有堆肥环境条件下,首先会像传统的(石油基)塑料一样老化、崩解、变成碎片。随后高分子的长链聚乳酸变成低分子的短链聚乳酸,逐步变成单体乳酸。乳酸是一种微生物的食物,在大自然中可以被微生物消化掉(变成二氧化碳和水),所以中间产物就是聚乳酸碎片– 短链聚乳酸 – 单体乳酸。不存在着对环境的污染。

问: 中国的(聚乳酸塑料)产量目前在全球的比重大吗?能全面替代吗? 刚才报告中用200万吨产量来证明对粮食安全影响不大,但相比要替代的塑料量,200万吨似乎远远不够啊?

答:现在中国的聚乳酸产量非常小,大概全国的产量加起来只有三万吨,要替代(全部)塑料是绝无可能的。 塑料是五亿吨,相比之下,刚才说到的200万吨也是个小数字。 当然,我们不可能用一种材料来替代全球所有的塑料。 全球用量最大的塑料是PE,聚乙烯,有9000万吨。所以说,如果要拿聚乳酸材料来替代所有塑料是不可能的,它只能替代掉一部分石油基塑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帮助。如果塑料这个东西你要把他替代掉,那唯一的方法就是少用少生产,而不是找替代品。

问:聚乳酸化学聚合步骤需不需要高温、高压和催化剂? 什么催化剂?

答: 首先聚合过程肯定是要高温、高压、催化剂的。 但是什么催化剂,你这个问题超出了范围, 这是商业机密,不能告诉你,或者说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这是一个经得起考验的东西。否则没有一条成熟的技术路线,这个材料做出来,这个装置装上去,它就是一堆废铁。 这个催化剂是经得起环境,安全,法律考验的催化剂。 这个我想是大前提,否则任何一个企业都不会冒着风险投个几亿,搞个有问题的东西出来的。

问: 聚乳酸不完全降解中间产物是乳酸,不完全燃烧产生什么?

答: 不完全燃烧当然就是变成一氧化碳和水,这个跟烧纸、烧木头的一样的,不完全燃烧,可能生成一氧化碳。

问: 聚乳酸部分降解为乳酸的时间、条件有没有实验数据?这个数据也很重要。对于堆肥来说,其实只要关心降解到乳酸的条件和时间,对不对?

答: 这个问题很好。 聚乳酸降解成乳酸,其实不叫降解叫水解,水解指的是聚乳酸高分子链在温度和水的作用下,断裂成单体。这实际上是一个崩解和水解的过程。这个过程,必须要有水,其次是温度越高越好,你从聚乳酸降解到乳酸,温度越高越好,最好100度水煮更快。那么,堆肥环境一般是58度,在这个堆肥实验里面,其实(主要)就是崩解水解,是高分子链断裂的过程,就是聚乳酸变成单体乳酸的过程。

问: 您怎么定义「真正的降解」? 真假「降解」本质区别是是什么?

答:真正降解呢,我想如果要定义的话呢,就是说,首先他要从这个高分子变成低分子,从有机物变成无机物,这是真正降解。那么假降解只是从高聚物变成低聚物,降解完有机物还是有机物,聚合物还是聚合物,也就是说,你把人工合成物转化为天然物质, 可以讲是真正的降解。 如果你把人工合成物质降解后,产物还是人工合成物质,那么你就不叫真正的降解。

问:那个材料认证的分析实验和环境危害实验两个步骤,会把好这个关吧(做以上「真假降解」的判断)?

答:是的,对这个环境的危害呢,我就要环境毒性实验,会把好这个关。就是模拟大自然中你要用到土壤,你无非就是种植物吗,对不对,其实我这里也有这个环境毒性实验报告,但因为牵涉到比较专业的知识啊。大家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分享一部分给大家。总之就是那些认证实验室,他们会像农民一样很认真的把你那个土壤拿去做一遍。种小白菜也好,种一点,这个过程中每天观测对环境,对植物的影响。

问:吴老师,为什么现在中国的法规都是在用「可降解」这个词?这个和欧美的有什么不同?

答:GB/T 20197-2006 降解塑料的定义、分类、标识和降解性能要求。

「可降解」其实是一个俗称,不是一个专业词汇。对于这一词汇,中国的国标实际上也有规定,GB/T2019-7里就有规定。 欧美不用「可降解」这个词。 刚才我们讲到,美国加州的法律规定,你不能用「可降解」这个词汇,你必须用「可堆肥」(Compostable) 这个词汇。而在中国(「可降解」)实际上是大家约定俗成的一种俗称。 我们中国很多名词都有些俗称。在中国,这个监管确实是问题比较大。说实话,你看,你随便搞一个PP材料里面加点降解材料的外卖餐盒就可以称「可降解」。 主要是中国没有这套认证体系,没有认证标识。所以说呢,这个词大家都滥用了,或者说的难听点,(「可降解」)这个词用烂了。所以说为什么我们群友听到「可降解」就很反感。说实在话,我都很反感,但是你有什么办法呢,我们的产业是不成熟,我们的监管是不成熟。那你只能逐步逐步做好自己的事情,对吧? 我们推好真正的生物降解材料可堆肥材料。目前来讲,从市场角度来讲,(做真正的生物降解可堆肥材料的企业)只能服务好欧美的客户,欧美的市场(因为人家市场监管得好)。包括我们做PLA的, 80%以上是(卖个欧美客户)。我们在中国就做点耐用品。

立雯:英文里「可降解」和「可堆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吴:生物降解biodegradable, 可堆肥compostable。

张博: 是两种不同概念,可是compostable这里中文翻译成「可堆肥」欠一点意思。

问: 做地膜的话,成本还是太高了吧?如果能像PET做成一个降级链就好了,一次性容器,然后再做地膜之类的。直接就堆肥了。

答:做地膜的话,使用的是石油基的生物降解材料PBAT。PLA是做不成地膜的。 用PBAT做成的地膜成本是普通PE地膜的三倍。所以说,尽管中国有200万吨地膜需要替代,尽管我们焦点访谈也一直在曝光说新疆建设兵团的棉花地里,一立方米的土地里,有40公斤地膜残留,但是。在成本压力之下仍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

问: 既然聚乳酸材料强度高,结实,为什么用它做的器具不能回收重复使用? 或者「回炉」重新聚合生产再生聚乳酸材料,而是大量使用在一次性器具上?

答:可以回用,但是因为量比较小,且回收过程需要除湿干燥或者扩链,成本比较高

问:当前我们国家可降解的市场什么情况,监管怎么做的?市场假冒伪劣是否严重?

答:目前中国的吉林省,海南省,江苏省都在推行生物降解材料市场,海南这几天刚刚立法,通过地方立法推行的产品因为监管严格很难假冒,但是由于成本过高,用量并不大,而且废弃后处理过程仍然没有特别的规范。吉林省2015年1月1日开始全面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使用,当地一次性塑料制品的市场容量是2万吨,但禁塑一年后,一次性生物降解产品的使用量仅4000吨。

立雯:没有认证,没有监管,没有垃圾分类和堆肥场地,我们的可降解材料可能会是巨大乱像。

丽曼:问题是应该由哪个行政部门管,还是第三方机构管。

吴: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很清楚,为什么现在没有监管,因为现在我们中国的生物塑料行业协会里面啊,五百家会员企业有四百五六十家都是作半降解材料的。所以说整个协会都是由一群错误的人组成的。你说,这个标准怎么推呢? 这个行业协会,他们自己也是觉得名不正,言不顺,本来是想推套全降解的,像欧盟一样的认证标识出来。但是如果你推出来,80%的企业都不符合的,这个行业协会80%的企业都不符合这个标准,推出来打自己,他们不敢打,因为那些行业协会会费全是由这些企业交的。所以说,目前中国的生物塑料监管上不去,其实是由于真正生物降解的产业的产能还不足,还不多。多了,行业监管自然就可以上去了。

立雯:Poly(lactic acid) or polylacticacid or polylactide (PLA) is a biodegradable and bioactive thermoplasticaliphatic polyester derived from renewable resources, such as corn starch (in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cassava roots, chips or starch (mostly in Asia),or sugarcane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2010, PLA had the second highestconsumption volume of any bioplastic of the world.

The name"polylactic acid" does not comply with IUPAC standard nomenclature,and is potentially ambiguous or confusing, because PLA is not a polyacid(polyelectrolyte), but rather a polyester. 这是维基百科对PLA的解释,尤其是最后一句。

答:聚乳酸实际上应该是聚丙交酯,因为它是两个单体乳酸先聚合成为丙交酯,丙交酯再开环聚合成聚丙交酯。

原标题:被滥用之后,生物降解的内在,究竟是什么?


上一篇:以行业创建提升公共厕所服务管理水平
下一篇:2018年农村垃圾行业市场现状与发展前景分析 多因素驱动对农村垃圾的治理【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