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家学者 >
合众高科董事长田旭峰:环保人的苦与乐 任重而道远
编辑:VG 来源:北极星环保网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8-12-25 12:24

大家好,我叫田旭峰,我来自环保行业,准确地说我做工业水处理

问大家一个小问题,当你每天早晨摁下马桶的那一刻你知道马桶的水到哪里去了吗?(化粪池)很专业。

它到了污水处理厂,当然化粪池只是污水处理厂的一个环节,它有20多个环节。

简单的说它只有三个步骤,第一个步骤它会沉淀下来,将固体和液体分离,第二个步骤是我最喜欢的步骤,养很多细菌,会把水里面污染物都吃掉。

然后细菌死亡以后就变成了污泥,回到了田地里边当肥料,水变清以后又回到了江河湖海,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环保。

其实刚进入环保的时候我是稀里糊涂的,就是因为我高中的时候化学学得特别好,但是在大学的时候我忽然特别喜欢这个专业。

因为这个专业里边可以把我熟悉的化学反应式变成生活里边的各个用途,毕业以后我因为喜欢这个专业我不怕累不怕苦不怕化粪池的恶臭,我也从来没有羡慕过办公室的高大上,也没有留恋过一杯茶和一份报纸。

我们环保的人有一个秘密大家都不知道,从来不喷香水,因为我们自带各种气味,我们游走在各种化粪池各种生化池各种废物之间,我们和它们融为一体。

但是可不要小瞧环保人,我们的手是具有魔力的,水通过我们的手从污水变成了纯净水,甚至还可以饮用,你想喝吗?如果想喝完全能达到,明天家里边安一台。

1.jpg

合众高科(北京)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旭峰

就这样在2003年的时候也就是我30岁,我创业了,我的梦想是要做一个一流的环保公司做最好的产品做最好的工程。

很幸运2004年我拿到了第一个废水处理项目,我们一群小伙伴努力了整整六个月,加班加点我们做好了每一个环节,我们希望我们做出一个标杆项目来,大家知道结果是什么,我们成功了。

在清水流出这个工厂的时候我们特别的兴奋,我们整夜的在狂欢,因为我实现了我的梦想,但是就在设备运行的第二天这个项目就结束了。

当我第二天到达工厂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清水是黑水源源不断的流出工厂流向河流,我赶快拉过我的小伙伴,怎么了,是不是我们的设备有问题了,老版设备没毛病,为什么?

厂长说了上这套环保设备就是为了环境评估报告,报告拿到了污水处理运行还要花钱,没关系直接排吧,没有人管的。

为了一个报告我们花了多少的心血,我研究了多长的时间用了最好的技术放进来,我的梦想是要把废水做成清水回到环境里面,我的梦想不是报告。

我第一次怀疑了我艰辛了十年热爱了十年的专业,拖着疲惫的身心我想回到家乡,我想在我出生的地方或许我可以去思考一下后半生究竟怎么样去过。

爸妈当然很高兴,十年了我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假期,但是我疲惫地回到房间很快睡着了,我梦见我掉进了化粪池,很臭,我醒来了,我发现房间里确实臭。

还好,这袜子也就三天没洗还可以,当我打开窗户猪圈的恶臭扑面而来,不对啊我们家没有猪啊,妈妈告诉我儿子,这些年市里边来了一家制药企业,自他开始运行以来天天是这个味道,晚上更严重,为什么不投诉呢?

“儿子,妈妈投诉了很多次,找日报的记者都有很多次了,最后记者都给妈妈打电话,阿姨您别投诉了,我也想发您的稿,我都被领导批评了,这是我们市里最大的招商项目,还是外资企业,我不能报啊。”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一个环保人的梦想,没有蓝天没有绿水我连家乡的环境也无能为力,很快我卖掉了家乡的房子把父母搬到了北京,我相信在北京还有一点清水,在北京还没有恶臭。

就这样我离开了我的家乡,那个曾经的塞上江南。

北京的日子慢慢的在过去,但北京的环境慢慢的发生了变化,清水慢慢没有了,天空慢慢的变成雾蒙蒙的,直到2014年公众们都知道了还有一个PM2.5的指标,在那个时刻我又想搬家,但是我发现我无处可去。

全中国都在PM2.5的阴霾下,就这样过了很多年,我的公司虽然在成长,但是环保的公司由我的合伙人在打理,我用了一些精力在做一些新的行业,同时我留了更多时间陪着我孩子长大。

那些年我的孩子正好小升初,我看了很多学校,其中有个很好的学校我和他同时去参与了面试,老师在问他你长大了要干什么?

我想到了所有问题和答案,我没想到一个国际学校居然会问到这样老套的问题,没有任何准备,不过我儿子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我要做环保人。

为什么?我需要蓝天,我爸爸就是环保人,他的工作可以解决雾霾,在那一刻我知道有东西触动了我的内心,我也知道我应该去做一些事。

回来以后我把我的合伙人都叫在一起彻夜长谈,我们在谈这些年公司的发展,我们在谈五年的规划十年的规划二十年的规划,还好合伙人没有遗弃我,欢迎我的归来。

这些年里边中国的GDP虽然从2万亿美金增长到10万亿美金,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其实环保的意识已经慢慢的增强,偷排的企业已经不敢明目张胆的偷排了。

姐姐来电话也告诉我那个药企上了几个亿的设备,空气开始变好了,就在去年10月份电力行业烟气处理的排放表现超过了世界最高的欧洲标准,水的方面在全国遵循零排放全球最高标准。

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就在去年时间得到了全国最大要求最严技术难度最高的零排放项目,就在宁夏,在黄河的上游,为什么说它很难?

因为它要求所有水百分之百要回到工厂里边去,水中的污染物85%必须再利用。

也就是说以前环保要求污水变成清水可以排放,现在变成清水也不允许排放。

一个工厂是没有排水口的,也就在前几天我们工厂集中发出去30多车的超长设备,大家请看图片,这些设备将在年底用到现场,我相信这些设备运行以后我们的项目不向黄河排出一滴水。

就在年底我想在项目的现场在设备轰然启动的时候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妈,我想在家乡买一套房,相信儿子,相信环保人的努力,家乡会有一天变得和我小时候一样的美,谢谢大家。

 

原标题:田旭峰:环保人的苦与乐 任重而道远

 

上一篇:1.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城乡环卫一体化专业委员会专家组专家
下一篇:没有了